这里百乐= =瓶邪√吴邪√拜仁√研永√小心超人√开心宝贝√画渣文渣正努力变触√贴吧狗汪汪汪=========

心疼】 

简单粗暴的丸月半:

遗失的明天

 
 

清晨的光透过窗子照射在他们的脸上。

他困倦地眨了眨眼睛,用手放在眼前挡住直射眼睛的光。

  侧着身子看着身旁恋人的睡颜。恬静柔和有一股干净的气息。

  “吴邪,起床。”两个大男人在一起不指望有着小情侣甜甜蜜蜜的情话。张起灵拍拍吴邪的头。将手插入发间,凌乱的发丝摸起来不错的手感让张起灵感到很舒服。

  吴邪呢喃几句,皱了皱眉头,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。“…早安,小哥…又起那么早”但吴邪还是给了他一个笑容。他感觉这个笑容有些其他的意思,他不明白。但他没去细想,他有事要在今天做。

  “今天,和我出去。”…吴邪愣了下点点头。

  穿戴洗漱好后,张起灵默默地用手拍拍口袋,感到口袋里的小盒子还在,安心一般地转向吴邪。

  他领着吴邪去一家新开的早点铺,买了吴邪爱吃的小笼包。在喝了碗粥后,就这样静静地等吴邪吃完,一句话也没说。而奇怪的是,吴邪只是笑,什么也没问。

 吃完后,他们去了玉皇山,他们没有走人来人往晨练的路,而是从小路上山。

  突然张起灵停下了。他爬上了一处大石。吴邪跟着他上去。石头坑坑洼洼的,而上去后却只剩了惊艳。

  从大石鸟瞰,未完全苏醒的西湖上方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,太阳光洒射着,折射出淡金色的光晕。

  “很美。你喜欢。”张起灵说。“…嗯,我很喜欢。小哥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吴邪用满含笑意的眼睛望着他。他们原就不远的距离更近了。张起灵感受得到,吴邪的手就在他的手的旁边,散发着暖意。

  他转身握住吴邪的手,吴邪回应似的捏了一下。“吴邪,交给我。”吴邪望着他黝黑的眼眸,红了老脸。“小哥,你说什么?”这挨千刀的想什么呢。

  他用另一只手将口袋里的小盒子掏了出来“送你的。”一个珑剔透的玉扳指。“我无法给你什么。甚至不能光天化日地和你在一起。值得么?”他望着吴邪,却问着与愿望不相符的问题。吴邪望着那双透着孤寂的眼睛,鼻子发酸。“说啥呢?爷就是跟定了。什么值得不值得。净瞎想。”眼圈一红“得了,我知道你这闷油瓶,也就勉为其难接受你不成样的求婚。”然后吴邪傻笑起来。他不知道吴邪在笑什么,他一把将吴邪拉过,唇齿间流连。直到吴邪涨红了脸。吴邪回过神,他已经把玉扳指给自己戴上了。

  他们在这天的剩下的时间,划了船,爬了山,逛了湖。早早吃完晚饭。

  终于,夜幕降临。他紧拥着有些喘气的吴邪躺在床上,被单下光裸的大腿交缠在一起,亲密的难舍难分。他静静地听着怀里吴邪仿佛说过多次而顺溜的计划,吴邪说他想和他一起去全国各地旅游,拍下每一处的美景,拍下他的足迹。

吴邪抵不住睡意,说着说着就睡着了,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少见的柔和,他亲吻了吴邪指上的玉,无比亲柔,无比虔诚。

  未来似乎就在那里等着他们。

=====开虐分割线====

吴邪在夜深时起了身。他还有很多事要做。他收拾了满地的衣服,把老式的日历翻回前一天,将一切布置成前一天的样子,他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盒子,走向洗漱间。然后毫无意外地在镜子后面找到了暗格。

他缓慢的打开了盒子,然后盯着手上的玉扳指出神。然后紧紧盯着它被自己一点一点褪下。吴邪红了眼睛,嘲讽自己明明已经做了几十次了,还是那么难过。

在它完全剥离的时候,感觉自己整颗心再次被捏碎。苦笑着迅速将他塞回盒子放入暗格。

  他回到床上,张起灵感到他回来,又一次抱紧了他,吴邪紧拥着他,不让他发现他脸上的泪痕。他暗暗祈祷明天会和今天不同,和他以前每一天祈祷的一样。

=========

  当清晨的阳光再次照射到他的脸上,他用手挡住阳光的挑逗,睁开眼睛,用手抚摸吴邪的头发,“吴邪,起床”

一旁的吴邪眯着眼睛醒来,“早安,小哥”吴邪注意到和以前一样的场景,回以一个笑容。他仍旧不明白,吴邪到底在笑什么。

他只是想到了今天要做的事

  “今天,和我出去。”

 
 

作者的话 奇怪的梗,很久以前在别的cp那看到的今天突然想用在瓶邪上。小哥在“求婚”的那天下午出车祸,引起失魂症,结果每天醒来记忆都停留在求婚那天早上。而唯一解决方法就是重置那天上午的记忆并延续那天,等待奇迹。

 
评论
热度(14)
  1. 此百乐非彼百乐丸月半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心疼】 

© 此百乐非彼百乐 | Powered by LOFTER